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建设

年的味道——忆那些流失的岁月


发布日期:2019-02-28 信息来源:房地产开发公司 作者:金柳 字号:[ ] 分享

年三十照例在父母家吃年夜饭,陪他们看春晚。大年初一赶到咸阳老公大哥家拜年吃顿饺子。今年初二一直到初四,都在完成年三十开始老公突发奇想的粉刷房子工程,搞的一个年好像是在过劳动节。惯例初五我们再回请夫家所有兄弟姊妹们在西安聚一下,今年也如此这个程序N多年了似乎太没变过,一个忙碌的年在仿佛刚装修完房子狼藉中基本上也就算过完了。

而初一晚上,老公从远房亲戚拜年带回了一包麻叶,让我在这个年激动不已,似乎每天活在小时候的回忆里。老公曾特别交代麻叶是亲戚那位90多岁河南老丈母娘亲自给我炸的,说去年看老太太时候,我无意说起来非常喜欢吃河南老家过年时候的麻叶,于是老太太今年专门炸了麻叶让带给我。

这真是今年最“弥足珍贵”带着悠悠岁月年的味道,便急不可待将一张金黄色攒着芝麻翻花麻叶放到嘴里,顿感焦香扑鼻,嚼着酥脆爽口香气四溢的麻叶,不由回想起小时候妈妈的年味。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随父母从甘肃刘家峡转战到陕南石泉。那时候年龄小,对年的概念不是太深,记忆中的年,就是我们身上的新衣服和一年难得一见的糖果,几乎家家都有的麻叶。每每年前最忙碌的要属母亲,为了并不富裕的家有个年味,早早地准备好副食粮票,到几十里外的小镇买回有两寸厚肥膘的猪肉、豆腐及一些供应的杂粮米面,还有一些没有糖纸带着浓郁红薯味的深棕色红薯糖,这大概是过年的主要食材了也称之为年货吧。

于是,年三十前的几天,下班后便能看到母亲忙年的身影,那个时候的年假也就三天,母亲要赶在年三十前做好过年所需要的食品。我和妹妹早盯在厨房了,母亲是河南豫东人,厚道实在,吃苦耐劳,虽然父亲是南方人,但我们生活方式基本上以面食为主,北方人生活方式。所以,看着母亲熟练地将混合着玉米面的白面里放进一小把舅舅自己种的不远千里捎来的芝麻,开始和麻叶的面,我和妹妹脸上充满了期待,带着芝麻的面团,分成咸甜两种口味,盖上笼布开始醒着,母亲就开始把猪肥膘切成寸长厚片滑入锅中,不一会,滋滋啦啦的肥肉开始析出淡黄色的油脂,这时候我们小姐俩紧紧盯着逐渐缩小的肥肉变成金色的油渣,待母亲捞出来后,特意找了个小碟子放了一勺子撒了点盐,年前的第一道美食出锅。先让很就没吃肉的孩子馋馋嘴,我知道剩下的油渣便是准备包包子了,满嘴流油的吃着油渣,看向油锅期待着母亲的麻叶,然而母亲却先用带着很高油温的猪油炸开了切成片的豆腐,母亲说炸豆腐不损油还出油呢,所以先炸豆腐待鼓鼓囊囊金黄色的豆腐付出油面,果然锅里的油好像没少,刚好待到油温下降点,就可以炸温度较低的麻叶了。

在等待油温下降的时间里,母亲如擀面条一样开始擀麻叶,咸的做成单片四边形或三角形,甜的则切好的面皮上划几刀翻成花状,然后入锅开始炸,不一会带着芝麻香气味道飘满房子周围,随后又炸了存放了一年不多的肉皮,也是年饭中不可缺少做烩菜的材料。最后撤了火的油锅正好炸出白胖胖的虾片,年味从工区家家户户油毛毡房子里的油锅里开始慢慢弥漫开来。

每逢过年,单位为改善职工生活,都会到外地组织些蔬菜、粮食少量的肉类等副食品,按单位班组成员分配到职工,这时候你能感觉到企业职工的自豪感,这也是一种快过年的“年味”。由于那个年代物资商品的匮乏,多数家庭的年饭是从职工大食堂买回家的成品或半成品,最好的菜莫过于,只有逢年过节时候才能见到的红烧肉、条子肉、木须肉、黄焖鸡、小酥肉、黄焖茄子、炸丸子和职工最喜爱的酱卤肉等菜品。

每个食堂都有自己的特色,就馒头来说,双职工的家庭很少自己家蒸馒头,都是食堂买的,水电人好爽,食堂的馒头基本上都是四两一个,有方的有圆的。当年,汽车队四两一个的杠子馍在局里就很拉风,过年也基本是家家必备主食。

我们这代人大多是吃着大食堂饭长大的,特别是双职工父母都上班根本没时间做饭,排队买饭之类的事都是孩子们做事,几乎职工家庭吃是一样口味的饭菜,所对食堂大灶饭有着深厚的感情,这也是哪个时代一种带有对企业认同特殊的“年味”吧。

一般初一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日子,有新衣服穿,条件好的家还有可能得到几角钱的压岁钱,还能吃到只有过年才能吃到的富强粉包的肉饺子。孩子们成群结队的到周边邻居家拜年,兜里塞满花生瓜子糖,大人们工友们也难得你家我家的聚聚,喝个烧酒吃个家家基本雷同的饭菜,放下一年的辛苦说说心里话,更难得看到辛勤一年的父母们脸上漏出疲惫的笑容和更多带着对未来的期许,这也应该算一种那个时代,工区平房特有的人和人之间和谐质朴生态另一种“年味”。

后来进入八十年代改革开放时期,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凭票购物的时代退出历史舞台。“年味”也发生了质的变化,鸡鸭鱼肉甚至海鲜都不再是奢饰品登上普通家庭餐桌,从年前家家户户阳台窗台挂着的香肠、腊肉、腌鸡、腌鱼,就能看到体会到社会的变迁。“年味”变得更加的特色多彩起来,彰显出不同家年味”,大食堂主宰家庭“年味”日子将不复存在了。改革开放四十年一路走来,温饱已经不再是一般家庭首要问题,对精神的追求也高于物质的追求,随着八十年代初电视机走入家庭生活,83年后的中央电视台的春晚则是家家户户另一道精神“年味”饕餮大餐。

都说日子好了“年味”淡了,我以为太平盛世人们更加放松了,年过得不拘泥一些传统的形式,变得丰富多彩。市场上商品琳琅满目,商场基本不放假,不需要家里囤更多的年货;年夜饭及亲朋宴请都放到酒店,很少有人在家里烟熏火燎,搞一桌子淘神费力;拜年可以通过电话、微信,基本上改变了过去走街串户拜年方式;腾出的时间更多的人则借长假“看世界”去了。

所谓“年味”,更多的应该是我们民族骨子里一种文化传承一种符号,无论你在地球的哪里,都能在“年”的时段想起家想起父母想家的味道,想起这个带我们走向繁荣富强的国家,正像今年春节闪过人们心头的那首——“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年的味道更是我们这个民族国家的味道!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